當前位置:
重游敬亭山(王俊華/文)
發布時間:2019/12/06 閱覽次數:208 來源:《綠色涇縣》
0

  11 月23日,應敬亭山風老師盛情相邀,與句子、老渠、楠木、江山釣韻、識塵一行,興致勃勃相聚“千古詩山”——敬亭山。

  當日是一年中第21個節氣小雪的第二天。“雨下而為寒氣所薄,故凝而為雪。”然而老天并不應景,既不冷,更無雪。但見天藍云白,艷陽高照,氣溫高達 28℃,逾陽春三月!一如我們高漲的情緒!

  敬亭山,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山,系宣城文化魂之所在,位于宣城市區北郊,原名昭亭山,晉初為避帝諱,易名敬亭山。因南齊謝脁作《游敬亭山》和唐朝李白作《獨坐敬亭山》詩篇傳頌后,聲名鵲起。

  此行已是我第四次重游了,但卻是滿心滿眼的新鮮感!一直贊同這種說法:“所謂新鮮感,不是和未知的人一起去做同樣的事情,而是和已知的人一起去體驗未知的人生。”

  “十月江南天氣好,可憐冬景似春華”!漫步在初冬敬亭山的林間,目之所及一派秋色秋韻。天地無言,只聽得陣陣悅耳的鳥語婉轉在耳際。忽而一陣微風穿林拂來,些許秋葉如蝶般飛舞著零落枝頭,瞬間深深感受到那葉落回歸大地的美麗!秋葉靜美就是如此嗎?

  陽光沒有了夏天的酷熱,此刻它不濃不淡、不炎不涼、充滿慈悲與中庸,被靜美的秋葉篩將下來,斑斑駁駁靈動在山徑、草叢,而那斑斕的秋葉也在陽光的照耀下明艷通透,鮮活至極!想那殷紅的葉兒,是不是就如當年謫仙的思念呢?否則怎會有“眾鳥高飛盡,孤云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的孤獨至極呢?

  徜徉林間,仰望蒼穹。兩株參天大樹吸引了我的雙眸,《致橡樹》中的“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云里” 油然從心底升起,“每一陣風過,我們都互相致意,但沒有人,聽懂我們的言語。”其實語言是一種賦予,也是一種剝奪!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這原本就是一場生命的縱情與飛揚。且從容、安詳!“如有來生,我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恒,沒有悲歡的姿勢,一半在塵土里安詳,一半在風里飛揚;一半灑落蔭涼,一半沐浴陽光,非常沉默、非常驕傲……”

  山路曲折、婉轉但不失平坦。竹林深處的一開闊地,玉真公主的漢白玉雕像赫然矗立在眼前,雕像相貌俊美,眼神高標清逸,道家以“道”為核心,大道無為、道法自然,剛柔并濟等樸素的辯證法思想,似乎從她的眼神里流露!玉真公主(692-762年)是道士,道號無上真,字玄玄(一說元元),號持盈,但她還是唐朝公主,乃唐睿宗和昭成順圣皇后竇德妃之女,唐玄宗同母妹妹。主要成就救魏瞻一命,創立蓮道教。至于民間流傳的玉真公主和李白的戀情,實屬子虛烏有!

  給我印象最深的景點之一,當屬南麓坡上,那一泓相思泉邊李白的雕像。且不說相思泉如何由來,單那半躺著的李白黯然神傷、悲孤之至的表情深深觸動人的心靈!雖然閉著眼睛,我卻似乎看見他淚如泉涌的情狀!“昔時橫波目,今作流淚泉。”李白和玉真公主的戀情是假,但李白一生好道,玉真公主是修道之人,至少從這層面看,算是知己吧!

  說到知己,自然想到《高山流水》的故事。鐘子期對于琴藝十分精通,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鐘子期曰: “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鐘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兩人一見如故,就說好明年中秋再在這里一起聽琴,但第二年伯牙沒有等到鐘子期,才知道子期已經病逝。伯牙悲痛萬分,感嘆世上再也沒有知音,就把心愛的瑤琴摔碎,終身不復鼓。諸如此類的痛徹心扉、孤獨、蒼涼,又是幾個人能深深感悟的呢?

  來到山路稍陡處敬亭綠雪茶園旁,眼前豁然開朗,敬亭山風即興聲情并茂吟誦起《獨坐敬亭山》來,瞬間我們被他深情、高亢又略帶磁性的嗓音感染,穿越千年時空,憶想謫仙當年心境……只是如今的我們有詩友相伴,擁有的是輕松、舒暢與開懷!

  敬亭山的秋景美不勝收,敬亭山的景點不勝枚舉!然最美的風景還是人!我們為著共同的愛好走到一起,懷揣永遠的新鮮感,去追隨山水,去體驗未知的人生!

版權聲明>>

1.涇縣新聞網所刊登的所有稿件、圖片和視頻,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須注明來源,如涇縣新聞網。

2.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得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 與本網聯系,聯系電話:0563-5093171。

最新視頻
15选5胆拖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