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文史園地】(四)聰、明、智、慧 (翟大雷/文)
發布時間:2019/11/27 閱覽次數:158 來源:涇縣融媒體中心
0

  下面來看看我們遠古祖先的“聰明智慧”。

  我們在學習傳統文化過程中,發現我們祖先喜歡觀察也善于觀察宇宙空間,對天宮歲月有著一種癡迷的崇拜和神往。這不難理解,古代照明條件落后,除了松明子就是獸油植物油點燈,后來才有蠟燭、燈籠。星漢燦爛或月色融融的夜晚,還有雪夜,室外還真比室內明亮得多。要不怎么有“囊螢映雪”的成語呢。說是晉孫康家貧,冬夜映雪光讀書;晉車胤家貧,夏夜練囊盛螢,借螢火蟲的微光讀書。不過話說回來,即使不去囊螢映雪,有時多看看浩瀚深邃的星空和皓月穿云的景象,還真覺得心胸開闊,甚至會產生奇妙幻想呢。

  人們往往有這樣的經驗:心中煩悶抑郁的時候,看看天空,心里就寬敞多了;突然的亮光,也能啟迪人的心靈。只不過現在,夜晚到處燈火輝煌,流光溢彩。很少有人去遙望夜空,神游八極,光顧星月,包括拖著尾巴的流星了。除了天文臺的專家們和天文愛好者,他用的還是專用望遠鏡。要不然你晚上露天之下站在那里仰著頭長時間用肉眼觀察,人家還不知道你在發呆干什么,別是想不開吧?長此以往,人們是不是會慢慢淡化對大自然的崇拜向往,心理空間會變得越來越狹小呢?

  為什么童年時代的我們在皓月當空或繁星滿天的夜晚搬個竹床在門外乘涼,遙望夜空,聽老人們喃喃夜話時的體驗,到現在記憶深處還有著一種異樣的感覺呢?道理也就在這里。

  人的童年與人類的童年,其實是相通的。比如說走路,說話,寫字,畫畫,認識事物,包括進食方式等等。

  于是,古人天天在那里看啊,看啊,晝察太陽,夜觀天象。晝察太陽,知道了太陽的運行規律,知道了不管天氣怎么變化,怎么惡劣,太陽公公總是每天按時上下班,風雨無阻,自身放射出強烈的光芒,惠及人類,永不停息,這叫自強不息。知道太陽規律者,智也。這就有了“智”。夜觀天象,看“星漢燦爛,若出其里”,尤其是彗星掃過,光芒四射,給人以心靈啟迪。彗星啟迪心靈者,慧也。這就有了“慧”。于是,我們的祖先就有了聰明智慧。聰明是耳聰目明,視聽靈敏,是智慧的前提;“智”是觀察思考;“慧”是靈感悟性。智慧就是這么來的。于是,就有了《易經》,就有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也就是說天(大自然)的運動剛強雄健,君子也應該自強不息,發憤圖強,這叫向老天學習;大地的氣勢厚實和順,君子也應該增厚美德,承載萬物,這叫向大地學習。崇拜天地,學習天地,我們祖先藝術思維方式第一條就是師法自然。你看最初的漢字是形聲字,國畫大多是日月星辰山水花鳥,音樂模仿“天籟之聲”,“天籟”就是自然界的各種聲音,如風聲、水流聲、鳥啼聲等等,甚至連科學有許多還是“仿生學”呢,師法自然嘛!是吧?

  這就是《道德經》里所說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什么是“道”?從字面上看,道者,首也,走也。大腦意識帶著身體走路,大腦遵循陰陽規律帶著身體運動并形成一定的軌跡,這是生命的本性。引申開去,道就是宇宙萬物客觀運動的總規律和全軌跡。這個總規律是從事物自身的運動中,從事物自身的狀態中得來的。“自然”, “自”是自身,原本,“然”是如此這般。“自然”就是自身原本就是如此這般。

  《易經》里說,“一陰一陽之謂道”。你看《易經》的“易”字是怎么寫的?就是日月二字,就是陰陽交替。《易經》就是講陰陽交替之道的。

  當然,“道可道,非常道”,這個道,這個總規律是很難說得出來的。如果很容易被說出來,它就不是“常道”,不是永恒的規律了。

  這不是玄乎,也不是神秘,本來就是這樣。你能一下子把天下所有規律講清楚么?當然不行啊!只能慢慢探索,慢慢掌握,物無窮盡,學無止境啊!活到老學到老,終身學習嘛!

  比如說,最簡單的例子,千萬年了,從遠古祖先一直到今天我們自己,人類已經“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了,宏觀至宇宙空間,微觀至中子質子,成就非凡,了不得啊!可人類對人體自身還沒研究透呢!有時自己身體發生某種變化或變異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些疾病還屬于“不治之癥”。人類自己對自己都還不完全了解呢,是吧?

  話說回來,大道至簡。我們不要太復雜。最簡單的理解,運動規律就是道,遵循規律就是德。我們講道德,就是要順應天道規律。

版權聲明>>

1.涇縣新聞網所刊登的所有稿件、圖片和視頻,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須注明來源,如涇縣新聞網。

2.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得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 與本網聯系,聯系電話:0563-5093171。

相關評論(0 條評論)
游客
最新視頻
15选5胆拖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