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茶余飯后】避諱趣談(翟大雷/文)
發布時間:2019/11/25 閱覽次數:200 來源:涇縣融媒體中心
0

  我國自古以來就很講究避諱。

  “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據說這是孔老夫子編纂《春秋》的原則和態度,我們不妨稱之為“春秋諱”。這也是儒家“禮”文化的一種體現吧。先河一開,沿襲下來,漸漸形成了一種“避諱文化”。除民間習俗各種避諱禁忌外,官方(皇家)避諱尤其是書面文字避諱,五花八門,避不勝避,還往往無獨有偶,前后巧合。

  不許姓丘改姓邱。還是從我們的孔老夫子說起,他自己講究避諱,后人對他也講究避諱。尊者,賢者,孔圣人嘛!說他老人家的大名“丘”得避諱一下。凡姓“丘”的人得改姓,怎么改?不改讀音改字形,右邊掛只耳朵,成了“邱”。于是沒了“丘”姓,有了“邱”姓。你還別說,這改字的老兄真是文字學家,這耳朵掛得好生考究。此話怎講?你道這耳朵旁真是與耳朵有關嗎?非也。這耳朵旁的本字是“阜”。寫快了寫簡化了,時間一長,就定型為“阝”。“阜”是象形字。在甲骨文里像山崖邊的石蹬形。用來表示地勢或升降。你看,是不是與“丘”相關?原來兩邊都是山啊!

  姮娥也要避皇上。嫦娥,中國上古神話傳說人物。其美貌非凡,本稱姮娥,因西漢時為避漢文帝劉恒的忌諱而改稱嫦娥。你看,避諱避到天上去了。

  陵陽廣陽又南陽。就拿我的家鄉涇縣來說事吧。歷史悠久的涇縣早在秦時就置縣了,時屬丹陽郡。說是到了漢初,要劃出涇縣境西部分地域新置陵陽縣。這陵陽原是境內(今石臺縣)一座大山,喚作陵陽山,因作縣名。據說這陵陽縣設得好好的,遇到晉朝晉成帝杜皇后名諱“陵”,就改稱“廣陽縣”。這前人不知后人的事啊,到了隋煬帝楊廣,哪能再“廣陽”呢,又得避諱,遂改“廣陽縣”為“南陽縣”。后廢,又回到涇縣還了原。再到后來又被劃走了。這是后話。

  不設民部設戶部。 隋唐在國家行政體制上設立“三省六部制”。其中“戶部”初為“民部”,后避唐太宗李世民名諱,才改為“戶部”的。無獨有偶,唐代文學家柳宗元《捕蛇者說》一文末句“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中的“人風”即“民風”。也是為了避李世民的諱,才用“人”字代替了“民”字。

  避來避去成山藥。山藥,本名薯蕷。多年生草本植物,莖蔓生,塊根圓柱形,為席中上品。緣何山藥還有本名現名?據《本草綱目》記載,為避唐代宗李豫音諱而改為“薯藥”,去掉一個“蕷”字了;為避宋英宗趙曙音諱再去掉一個“薯”字,去光了。干脆就叫“山藥”吧。你看,連生在山地里的東西取個名兒,也得繞著改著。古代皇家避諱厲害不厲害?避了字形還要避字音。后面還有呢。

  李賀倒霉不許考。唐代詩人李賀十八歲即已詩名遠播,本可早登科第,振其家聲,但一路順風正待赴京參加殿試趕考進士之際,妒才者放出流言,謂李賀父名“晉肅”,“晉”與“進”犯“嫌名”。盡管韓愈等人為其辯解,最終還是被取消了考試資格。無可奈何,李賀不得不憤離試院。

  包子大饃不能蒸。宋仁宗趙禎在位,蒸包子蒸饅頭的“蒸”字就得改為“炊”字。后來《水滸傳》里武大郎賣“炊餅”,敢情就是賣“包子大饃”啊!

  南門不許叫朱雀。說起故宮博物院,列位看官都知曉。當年的紫禁城,皇都。好像元大都時期,皇宮南大門就叫“朱雀門”,這是按照“四象”傳統給取的名兒。得,到了明成祖朱棣坐江山,能讓姓“朱”的看大門嗎?還與“雀”連在一塊呢!不行,得改。于是“朱雀門”就成了“午門”。不過還好,十二地支里的“午”,也正代表了“正南方”。

  北門不許叫玄武。過了明朝到清朝,改了南門改北門。康熙大帝叫什么名兒來著?“玄燁”啊!你那紫禁城的北大門還能叫“玄武門”嗎?這不欺君嗎?趕快改!叫什么門呢?叫“神武門“吧。

  清風明月也惹禍。清雍正八年,翰林院的徐駿在奏章里,錯把“陛下”寫“狴下”,這還了得!還“披了毛”呢!皇上有旨,立馬革職。抄家時又在其詩集里找出了“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明月有情還顧我,清風無意不留人”等詩句,雍正更是認為其存心誹謗,依大不敬律斬立決。可憐這位顧炎武的甥孫莫名其妙地成了刀下鬼。這就不是一般的避諱了,而是典型的“文字獄”!

  元宵佳節不元宵。據說袁世凱上臺后,最忌諱“元宵”二字。緣何?“元”“袁”同音,尤其不能容忍的是,“宵”“消”同音。“元宵”?“袁消”?“消滅袁世凱”?于是在1913年元宵節前,袁世凱下令將元宵改稱“湯圓”。正月十五湯圓節,湯圓節里吃湯圓。雖然這樣做并不能挽救袁世凱,但“湯圓”卻流傳下來。不知道袁大人當時有沒有從“湯圓”聯想到 “燙袁”?不過總比“袁消”要好多了。

  放火點燈傳笑柄。避了圣人避皇上,避了皇上避下官。古代常州每年正月十五鬧元宵要大放花燈,以示歌舞升平。宋代有常州太守田登,其名與“燈”字諧音,為避諱,只得在安民告示上寫成“本州照例放火三天”!無語。難怪老百姓笑著譏諷曰“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典故就在這里。巧合的是,怎么都跟“元宵節”過不去?

  煌煌史記不見談。西漢史學家、文學家司馬遷,父親大名司馬談。于是他的煌煌巨著《史記》幾十萬言,竟然沒有一個“談”字!父親大名,焉能不諱?

  老杜詩中無海棠。又是巧合為親諱,你諱父來我諱母。唐代大詩人杜甫寫了那么多詩,山水花鳥,人情社會,國家命運,個人遭遇,可就是不寫“海棠”!卻是為何?原來老杜的老娘就喚名“海棠”啊!難怪。

  報帖點名須諱名。古人在書面上涉及到某人名而不得不寫時,還須在大名前面退出半格寫上“諱”字,以示避諱,這大概是名副其實的“名諱”。這不,清吳敬梓《儒林外史》第三回“周學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戶行兇鬧捷報”(范進中舉)中“范進三兩步走進屋里來,見中間報帖已經升掛起來,上寫道:‘捷報貴府老爺范 諱 進高中廣東鄉試第七名亞元。京報連登黃甲。’”報帖上的行文格式就是“名諱”例子。

  避諱避到墓前碑。古代避諱不僅從天上避到人間,從皇家避到民間,還一直從陽間避到陰間。你看墓碑上的主題碑文行文格式:“顕故考(妣)某公(母) 諱 某某府君(朝奉,孺人)之墓”云云。總要在逝者大名前面退出半格刻上“諱”字,以示避諱與尊重。

  俱往矣。隨著社會變革和時代進步,這一套避諱的老古董當然早就不吃香了。但由此延伸演化的“敬辭”“婉辭”的得體運用,似乎還在煥發出傳統文化的魅力。

版權聲明>>

1.涇縣新聞網所刊登的所有稿件、圖片和視頻,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須注明來源,如涇縣新聞網。

2.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得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 與本網聯系,聯系電話:0563-5093171。

最新視頻
15选5胆拖中奖对照表